矢野世里奈

《命定之人》01

人物可能会崩,毕竟俺没有妖狐,私设如山

  “小生最后悔的事吗?”
  “啊...最后悔的事莫过于看着你一次次在小生面前死去啊”
  随着一声长叹,头顶传来热意,我抬眼只看到一双好看的手在自己的发上温柔的轻抚着,热量从头顶传慢慢的延伸到心里,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心感。
  “不过如今小生不会再后悔了...小生会自断这后悔的源头”
01
  向死而生
  活着就是为了死去。
  她冷漠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血一点一点的流失,她期待的死亡就要来了,想到这里,她的身子兴奋的颤栗起来。
  “唉,你可真是的...只要小生一不注意就要自杀,这可真是让小生苦恼啊”
  明明都能清楚的感受到死亡将要来临,然而现在她发现她的伤口结痂了!这是怎么回事,她带着恼怒转身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那是个带着狐狸面具,身穿着墨色狩衣的男人。
  男人手持着纸扇,她沉默的盯着男人头顶类似兽耳的毛发,随后她看到那对兽耳轻轻的摆动起来,再然后她看到了男人身后类似尾巴的毛团物也随之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动!
  “哈,你谁啊”她听见她带着不可置信和微微怒气的声音。
  “别人都称小生为脸狐噢~”回复她的是男人漫不经心的声音,微微上扬的语调让她感觉男人是在开玩笑,不过事实好像就是这样。
  在少女向他投来质疑的目光时,男人无奈的轻笑:“嘛,真是的,每次都会被你发现啊,我的名字是妖狐哦,要记好哦”
  “妖狐,狐妖?”少女面露古怪,嘴里嘀咕着,狐疑的看向了男人头顶的兽耳,在确认自己没有眼花看错时,她沉默了,她现在得好好消化眼前这男人给她带来的震惊,但是随后她只想把这男人扔出去。
  “终于找到你了...小生的命定之人。”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面前,她能感受到男人干燥的手指抚摸过她的脸颊,带来了酥酥麻麻的感觉。
  卧槽,变态!

文豪野犬/生存法则02


文豪野犬第二章:奇怪的女孩

「 对讨厌的人善意的做法就是远离他,恶意的做法就是让他消失,这大概就是人类口中所说的─眼不见为净吧 」
                                                ── 《生存法则》

  
  “请把我送去福利院吧。”
  这是那个外表如天使般的女孩对她的诞生父母的──最后一个请求。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维尽力自持,方不致癫狂。
  “永别了”
  这是他们亲生女儿对他们的所说最后一句话,外表如天使般的女孩挣脱了渡边直子的手,自己走进了福利院里,带着灿烂的笑容,留下了听上去很残酷的话语,午后的阳光折射的世界里只剩下模模糊糊的身影和无穷无尽的白色,这幅场景成了他们心中无法结束的噩梦。
  漫天漫地的白色,被人类称之为愧疚的情绪,一点一点的在月光中侵噬着人类脆弱的内心。

  从记忆里就生活在了这所福利院里。
  阴冷潮湿的房间,光滑的大理石地板,所触之处皆是冷意。
  外面的阳光好像无法照亮大厅,感受不到书里所描述的阳光给人带来的那种温暖,即使照亮了,也只是让人看清空气中所漂浮着的灰尘。
  中岛敦放好了清洁工具,完成了清洁任务的他正准备回房间看书,这所福利院里只有二十多个孩子,最小4岁,最大12岁,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春去秋来,每日都有孩子被领养而离开,已经很久没有新的孩子的到来。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抿着嘴走在冰冷的白光下,一日复一日。

  回房间的路上要经过大堂,他其实不太喜欢那个地方,但是大堂和餐厅连在一起,而且大门也正对着那里,无论要去什么地方都会路过那个地方。
  那个巨大的彩色玻璃窗,光滑的大理石地板,即使阳光照射时,也只有单一的冷色,那个带给他不好回忆的地方使他每次经过都会加速脚步,像是那个阴冷大堂里潜伏着沉眠的巨兽。

  “踏踏踏”
  炎热的夏季,福利院的孩子们正在院子里玩耍,听上去好像很快乐,真好啊,无法靠近的温暖。
  声音突然消失,他只听见整日关上的铁门被打开的声音,是有新的孩子来了吗,他停住脚步,刚好走到了大堂门口,这里正对着福利院的大门,视线从停下玩耍望着门口发呆的孩子们身上越过,他看到了院长正和一对夫妻在谈话,随后一个小女孩挣脱了父母的手,跑进了福利院。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中岛敦望着站在他不远处正灿烂的对着他笑的女孩不可置信的脱口而出。

  30分钟后,中岛敦望着坐在他身边捧着书投入的看着的女孩忍不住叹了口气:“唉”
  “怎么了,敦君?”女孩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灰色和红色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冷汗从背部飞快的渗出,他连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看吧,渡边桑。”
  “嗯!”女孩回报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后又低下头看书。
  中岛敦支着下巴,从柜子里抽出了一本书打算继续看回昨天的故事,结果拿到手时,发现拿错了,他拿到的是封面有些破旧的《圣经》。
  不是很感兴趣,他有些无聊的四处乱看着,同样的房间,唯一的变化就是身边多了个女孩。
  至于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那得从半个小时前说起,他站在大堂门口,女孩灿烂的笑容,宛如天使降临人世,白色的长发,白暂的肌肤,精致的面容,就在所有人都惊诧于她的美貌时,她停下了微笑,露出了那双眼睛。
  “啊!好恐怖!”“怪物啊!”
  孩子们用着天真的外表说尽了残酷的话语,中岛敦对上她的眼睛时,他在她那双无波澜的双眼中发现了暗藏着微不可见的悲伤,第三次对这奇怪的女孩感到惊诧,可身体却率先做出了反应。
  在众人惊呼中,他牵起女孩瘦弱的胳膊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安全了!”这是中岛敦对渡边淳一说出的第一句话。
  气喘吁吁的男孩笑着对她说:“安全了”

【整理】各种测试/生成器 产粮/脑洞/生娃/恶搞用

腿毛_实力鹤吹:

哦哦哦


HUE化硫-:



…我转一下 特魔幻了




一件橙子-橙生无望唯有pc的欧派还有一丝温度:







#不务正业产物 经过初步粗略的筛选








#可能下次闲的蛋疼了就更新了【不存在的#








#转载随意
















在线随机数字生成器【抽奖抽梗都好用】








用于肝人设【还可以当换装小游戏玩】
















【注:以下未标注的话都是在shindanmaker上的,网页比较慢,建议pc食用】
















cp向








【cp互动】








【cp三题】








【cp体质】








【cp一梗】








【cp开车的两个关键词】








【cp开车【bl】








【诱惑服装】








【告白场景】








【婚礼】
















关键词生成








【画手脑洞关键词【三个】








【三题】








【另一个三题】








【3关键字【微抽象】








【场景视角气氛生成】
















生娃/玩趴/恶搞








【abo性别及信息素气味】








【少女形象】








【男性人设】








【JJ长度测试】








【主人生成】








【爱豆【女】人设生成】








【不为人知的一面】








【奇怪的控】








【死法】
















各种异世界人设








【异世界转生人设【目前看到最全的】性别身高技能属性面板等等】】








【某魔幻世界观下的角色设定测试】 配合【自动计算excel卡百度云】食用








【异世界人设生成【含职业与属性面板】】








【中世纪魔幻世界人设生成【身世描述】】








【奇幻世界攻略游戏人设【年龄种族属性职业与主角经历描述】】
















【异能生成【来历能力成就】】








【魔幻世界法师人设生成【服装技能性格描述】】








【在古代的姓名号】








【奇幻生物【外貌描述】】








【猎人生成】
















各种附属生成








【二次宠物【叫声外貌智商性格品种描述】】








【旗帜生成【比例样式颜色特征图案】】








【恶灵古堡】
















武器








【驾驶的机甲【大小动力系统名称】】








【古风武器【含名称长度重量传说描述】】








【古风武器【材质描述 其他比较抽象】】








【二次元武器生成【仅名称】】








【武器生成【仅品种】】
















【橙光游戏】【古风故事生成器【bg】】













文豪野犬《生存法则》01

             「人们对于接近完美的事物是无法容忍一点点瑕疵的存在。 」
  ── 《生存法则》

         由于白化病的畏光症状,夜间活动相对舒适,民间又被称为月亮的孩子。
         “哇,好漂亮的小孩子,像天使诶,侑子你快看!”年轻的少女扯着身边人的衣袖,眼睛却没有从不远前站在路灯下的小女孩身上移开。
        “那不是渡边家的小孩吗,什么天使啊,明明是吸血鬼吧。”刻薄的语言毫无顾忌的从那张年轻人的柔软的嘴唇中吐出,被称为侑子的少女有些反感友人的一惊一乍。
        “为什么要说是吸血鬼啊,明明那么长的好看。”少女有些不满身旁人对自己眼中美好事物的诋毁。
        “那只是个白化病的杂种而已啊,你看她的左眼,真是吓人”
         少女看了过去,对上了那灯光下被她称为天使的女孩子的双眼,与正常人不一样的白色眼睫毛下是一只灰色的眼球,不太鲜艳的瞳色显得眼框空荡荡的很是诡异,而女孩的另一只眼睛也是在正常人中比较独特的瞳色,那是鲜血的颜色。
         就在被女孩毫无波澜的眼睛吓住时,铺天盖地的白色撒满了年轻少女们的眼前。


      “诶?侑子,不是说要去你家的吗?我们干嘛停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啊,刚刚有看到什么吗?”
      “没有啊…我们快走吧,这里好吓人”
      两位少女面对着空荡荡的街道,不由心生了恐惧,没有心思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停步在这条无人的街道,快步离开了这片有钱人的住宅区。

          “小姐,你回来晚了,会被夫人责罚的呀。”好心的佣人对着刚进门的六岁女孩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拍打小姐身上在外玩耍时沾到衣服上的泥土。
     “谢谢”女孩毫不在意的露出可爱的笑容。
     在看见女孩的身影消失在那扇华丽的大门中,年迈的佣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呀…”

      默默的忍受着自己名义上的父母的怒火,女孩看了下眼前人标明着健康的身体,又低头盯着自己比正常人要白暂多的手心。
     “这就是…杂种吗。”
     在夹杂着巨大怒火的声音中有着女孩小小声的话语。
      用着疑问词却又用着陈述句的语气不断的重复着那个不堪入耳的词语。